您现在的位置在: 北京直属>心灵鸡汤
庖丁解牛:杨凤池印象
来源:  签发时间:2011-08-11 15:34

庖丁解牛

       先秦•庄周《庄子•养生主》:“庖丁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响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。”

       杨凤池老师“心理咨询师个人成长”工作坊三天课程结束了,回想起来,最先跳入我脑海中的是“庖丁解牛”这个成语。似乎有些对杨老师的不敬,但细细想来,却是我对杨老师的感受丝丝入扣的描述。

       初见杨老师,是在七月份的网络督导课堂,一米八的个子,憨实魁梧高大。当天课程结束的时候,他挥一挥手,说你们不用送我了,我坐地铁来的,很方便就到家了。没有端一点儿权威的架子,没有带半点心理学的神秘感,杨老师站在那里,就是一位平实、生活化的男人。我开始很期待杨老师的课程,好奇这是一位把心理学怎样和生活相融合的男子。

你说的都是对的。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杨老师告诉我们,心理学是用来用的,是用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,更好地处理人际关系。说完,杨老师给我们举了一个他生活中发生的实例:一天,杨老师因为赶时间,在洗车的时候,洗车老板就让其提前几个人洗车,结果排在杨老师前面的一个人下车,非常愤怒地冲着杨老师的车窗冲杨老师大声嚷嚷着,还跑过去对着洗车的小工、冲老板各打了两拳。等杨老师从车里走出来后,此人手扬眼镜,举着胳膊站在杨老师面前,问:“知道这眼镜是怎么断的么?知道这胳膊是怎么流的血么?打人打的。知道我为什么打人么?”然后冲着杨老师哇哇哇地连说带骂地说了一通,说罢,依然高举眼镜,抬着胳膊,质问:“你有什么要说的,你说!”似乎已经准备好随时拿眼镜砸向杨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讲了这么一段之后,杨老师问我们:“在这个时候,开动你们心理学的头脑,你们要怎么说,才可以避免一场挨打?”同学们一个个踊跃发言,有的说:我是因为要去接外宾,赶时间……有的说,我确实做得不对……有的说,你要觉得打我能消消气,你就打吧……有的干脆说,给他下跪得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杨老师说,在这个时候,解释、辩解这些话,他是丝毫听不进去的,当然更不能怂恿他下手打人。杨老师说,在这个时候,你只能顺着他的意思,方能消解他的情绪。杨老师说,我当时先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刚才所说的都是对的。”同时,用非常温柔、祥和、慈爱的眼神望着对方。高举着胳膊,准备随时把眼镜砸向杨老师的男子身子晃了一下,用不相信、很迷惑的表情望着杨老师,说:“你说什么?”杨老师又加重语气,非常诚挚、沉稳地说,“你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”同时,充满着温柔、祥和、慈爱的眼神。男子又愣了一会儿,倏地转过身,冲洗车老板嚷道:“听听!听听!人家多讲道理!”一场挨打风波避免了。

       杨老师的这番话带给我很大的震动,很多时候,我们学习心理学,把心理学用在剖析自己的问题上,用在随便去给别人带帽子、贴标签上,用在心理咨询上。常常是用心理学的眼睛去看到问题,看到不好的地方。忽略了心理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,更好地处理人际关系这一方面。这样的一场人际互动过程,也让我看到,在我们与人交往过程中,我们往往没有去认真聆听对方,去肯定对方的情绪,而是首先想到如何为自己辩护、解释、开解。杨老师之所以能有奇效,并非用了一个奇招,而只是运用了咨询技术中最基本的聆听、尊重、接纳,没有急着为自己辩护。虽然这是一个杨老师当时采取的一个规避风险的策略,但也充分说明了在生活中,我们每一个人的情绪都渴望被尊重、被聆听,被接纳。

抱持的态度

       在第二天的课上,我学到了“抱持”这个词汇。工作坊助教李梅老师说,抱持,是心理咨询师在咨询中的态度。做咨询师,跟做母亲差不多。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与你同在,都不会放弃你。允许你,接纳你,你的任何感受、情绪都没有对错,没有好坏之分。

       这让我想到,在咨询中,技术真的不是第一重要,咨询关系才是真正对来访者起到治疗作用的药方。感谢“抱持”这个词语,让我充分体会到作咨询师所应体现的那份关爱、温暖、支持和永远的陪伴。不仅仅是对来访者,对家人、对爱人、对自己,都有一颗抱持的心,那么关系一定充满柔软、感动和滋养。

庖丁解牛

       第三天下午,杨老师一连做了三个个案,整个过程如同庖丁解牛一般,下刀准又快,三下五除二,干脆利落地给个案作了处理,动作的纯正娴熟、对问题洞察之深刻,又毫无半点拖泥带水,让人拍案称快!有同学低语,佩服道:此真乃江湖老刀!

       第一个个案,是一位学员因为怀孕期间不小心被狗咬,从此以后,一直怕狗,提起狗来都心跳加速,热汗淋漓。杨老师让她在场内找一位让她有同样感受的人来代表那只狗,一边放松,一边作言语引导,一步步放松,走近。最后,个案抱着那个代表大哭起来。完毕后,个案拉着代表的手,笑眯眯地牵手地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个个案,是一位饱受婚变之苦的女士,杨老师通过对话,看到个案压抑了太多的愤怒、委屈情绪,是一个不敢、不会表达情绪的人。杨老师就让其在现场找两位扮演者:丈夫和她,现场演绎他们间的关系,引发她强烈的情绪,杨老师鼓励她把情绪都倒出来,哭喊出来,最后,对她与这段缠结了近15年感情的关系作了一个分离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第三个个案:在第二个个案进行过程中,场内有位女士也跟着哭到不行,尽管时间有限,已经接近工作坊结束的尾声,但杨老师还是关切地叫来这位学员,又进行了一场个案。这次通过和这位学员的对话,杨老师做了场类似家排的核心操作。上场三位代表,代表她,她老公,和她父亲。三人在场上的互动模式,清晰呈现出她现实生活中的关系——一个未长大的女儿,一个父亲和丈夫概念不清的女子。在这个过程中,杨老师没有像第二个个案那样,去让宣泄,而是当这位个案闭上眼睛,陷入情绪中,去失声痛哭时,杨老师就会告诉她:睁开眼睛,作三次深呼吸……不让其陷入其惯常的情绪中。

       针对不同的个案,杨老师不同的咨询手法,敏锐的洞察力,无半点拖泥带水、行之有效的处理方式,让我深深折服。我似乎看到:杨老师如庖丁解牛般,刀子轻轻地起落瞬间,哗啦一声骨肉就已经分离,像一堆泥土散落在地上,“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”!

 
关于华夏 - 网站声明 - 投诉建议 - 设为首页
版权所有:北京华夏赛科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 京ICP备09058793号